行業資訊
新安防,大安防
時間:2020-06-22 10:38來源:安防知識網

 

   文/毛巨勇 華運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

  失去健康及健康保障,個人及家庭幸福,經濟發展、社會進步和秩序,都將無從談起。傳統安防系統對于這樣的傳染性流行疫病威脅,毫無防衛能力。

  人類社會正面臨新的挑戰和考驗。安防行業的職責和使命,使我們對此分外敏感和焦灼。由于之前巨大的方向性防范疏漏,令全社會損失慘重。僅過去20年,就有多次重大傳染性疫病的流行,2003年的非典,2014年至2019年間造成約15000人死亡的埃博拉病毒,2019年美國死亡數萬人的大流感,以及最近爆發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等等,還有數不清的地區性流行疫情。這些疫病的殺傷力所帶來的生命財產損失,和直接間接社會經濟損失,已經遠遠超過傳統安防行業防范對象和目標們造成的后果。

大安防
 

  過去數十年,安防行業由于仍然局限在傳統的行業定位之中,對方向性缺漏不能見機彌補,為社會構筑可靠的防范與保障,既是社會管制決策者們的疏漏,也體現了整個安防行業的短視和惰性。希望本輪新冠疫情,能夠讓整個安防行業警醒,讓全社會達成共識,將新的安全概念和安防策略,進行全面修訂與補充,為人類的未來,構建安全防范的堅固長城。

  何謂安全?

  從國家層面,有政權安全、領土安全、政治經濟安全、災害防御等,可以視為安全的考慮重點。從企業和機構層面,有財產安全、業務順暢保障、核心技術與訣竅保密等安全考量。從家庭和個人層面,生命財產安全、家居防護、出行安全等都是重要的剛需保障。這些防范內容,在傳統安防概念、產品和系統中大多已有體現,缺乏的只是不斷的系統化、智能化和網絡化改造提升而已。

 

  我們認為,事關安全的新概念,除了上述這些關乎國家、社會、公眾機構、家庭和個人的物理實體性安全之外,還應該包括個人及公眾身體健康監測與保障,流行疫病的預判、監測及防護,有害氣體、輻射等常見侵害的防范,周邊環境中其他個體的身體狀況監測等新型的安全威脅和相應的防范技術。

  近年來流行病爆發頻率不斷增加,科學界對此普遍感到擔憂。有研究表明,自1980年以來,每年爆發的新增疾病數量為過去的3倍。全球化世界的超連通性和流動性導致流行病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傳播開來。14世紀的瘟疫以大概每天5公里的速度,花了3年時間才傳遍整個歐洲;而2003年SARS病毒從中國香港傳入加拿大只用了24小時。

  也許有人不贊同將健康監測和疫病防范列入安防內容,并與傳統安防技術和系統等同對待。確實,筆者在與同行研討時,不少人因為思維及業務慣性,一時難以接受將疫病當作安防的對象和目標,但是直觀的現實,其實就在眼前。

  比如此輪新冠疫情,如果說幾艘國際郵輪上的爆發,還可以簡單歸集為健康事件,那么,在某國多艘軍艦上發生的新冠疫情爆發對國家軍事力量的重大影響:對其軍事能力的階段性削弱甚至癱瘓,即便是和平時期,這都是徹頭徹尾的安全事故!該國國防部已經正式將此類疫情蔓延事件定性為重大“安全事故”。

  其他類似的,發生在各國軍方以及政府機構內部,甚至政府高官的新冠感染,對國家政治軍事乃至經濟的重大打擊,都屬于真正含義的安全問題。其后果之嚴重,較之傳統的安全事故,絕對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此外,流行性疫情常發生在經濟與文化均比較發達的人口稠密地區,雖然在一地發生,但影響均超出其行政區域,波及范圍較大。社會公眾對此廣泛關注但常有較大盲目性、盲從性,社會上往往伴有謠言出現,疫情流行期間及流行后常伴隨有一定程度的恐慌。這些社會事件和社會現象,都屬于典型的次生性社會安全事件。

  所以,關于安全的概念和理念,對于安防行業乃至全社會而言,已經到了必須變革和更新的時候了。

  論“新安防、大安防”

  綜上所述,“安全”的概念及定義,將從機構系統家居人身的物理安全及生命財產安全保護,延伸到對個人生理(乃至心理)健康和正常狀態的監測和保護,以及對流行疫病的防御。

  所謂“新安防”(NSP—New Security and Protection)及“大安防”(GSP—Grand Security and Protection)兩個新概念,筆者定義如下:

  所謂新安防,說的是防范對象和目標的擴展,即“安防”觀念和概念的擴展。

  傳統安防, 注重的是非法者惡意攻擊、惡意侵入等行為及其施行者。它的防范對象是不完備的。我們認為必須新增安全防范內容,包括個人及公眾的健康狀況的監測監控及危險狀況示警與防范。

大安防

  所以,我們將新安防的概念定義為: 傳統安防系統防范內容 + 新增安全防范內容。

  而所謂大安防,則是描述安防系統的功能增加、應用領域擴展,是指具體到產品和系統層面,在應用類別、智能化以及網絡化等方面的發展和提升。

  在產品類別上,基于個體健康安全防護的產品,尤其是具有數字化智能化的產品,目前基本是空白,未來將得到飛速發展。

  我們認為,在未來的安防系統中,除了前述之新安防強調的內容增加外,新興的關于個人安全的產品和系統,也將與傳統安防系統進行網絡化智能通訊和協同處理,成為新型的個人及社會全面安防系統的重要部分,實現安防全覆蓋。

  這樣的新組成,將在5G、IoT、大數據、云計算、深度學習等平臺和基礎架構與技術的支撐下,共同構成所謂的“大安防”系統。

  新安防、大安防概念下的新趨勢預測

  如果新安防、大安防概念逐漸被行業所認可和接受,在市場需求和行業創新雙重驅動下,安防行業的變革與發展,安防產品和應用系統,將會快速迭代、精彩紛呈。

  接下來的兩三年,我們也許可以目睹這些變化和創新的漸次呈現。

  生物識別與強監控

  在安全健康與個人隱私保護的權衡下,在嚴格管控和佛系放任的抉擇中,不管愿不愿意,由生物識別加持后的全社會嚴密監測監控,將是我們不得不面對的現實。

  我們所有的行為監控,所有的健康體征探測,所有的出入記錄、交易記錄,甚至我們所有的物理行蹤和心理偏好,在網絡化智能化環境下,在大數據云計算強大威力和生物識別準確身份認定的加持下,將清晰無比展現無遺。從社會安全管控的角度,這絕對是一種理想狀態,但出于隱私保護的考慮,每一個個體,是無條件或默認接受、有條件讓渡,還是堅決抵制抵抗,將混合構成未來社會各種現象呈現,并成為諸多社會攻擊行為和矛盾沖突的根源。

  如何兼顧二者,構建真正的和諧社會,或許現在就應該未雨綢繆,在安全與隱私保護的權衡抉擇間,在情理和法律的約束下,共同努力,盡可能達至比較理想的平衡與折衷。

安防

  與國家安全、公共安全與CDC/衛健委系統信息整合

  我們預計,大安防系統不僅僅是監測、管控和防護范圍的擴展延伸,更是安防系統全面走向網絡化智能化的一大趨勢。在大安防系統中,除了傳統安防內容及其產生數據外,還將包括公眾健康數據監測,以及智能化個人防護和監測系統數據,這些數據的采集、匯總、分析、判斷等綜合處理,將產生驚人的各類有價值信息。在特殊時期,基于這些數據的分析和判斷信息,很自然地將融入和提升到社會安全乃至國家安全層面的決策系統中。所有這樣的大安防系統,也將逐漸融入政府管控體系,這些數據和信息,也將整合進入國安公安及CDC衛健委等系統中。這是大安防的真實含義和巨大社會意義。至于個人隱私保護的顧慮,上節已有討論。無論社會接受程度高低,這樣的大系統是社會演化的必然結果。

  監測及自動預警網絡的不斷下沉和延伸

  與上述發展趨勢相對應,大安防網絡除了上接政府管控,還將全面下沉延伸,深入到每一個可能的基層節點。通過對安防產品和系統的不斷提升改造、創新整合,大安防系統將逐漸納入許多原來獨立分散部署,或者數據和通訊協議不兼容的大大小小系統,將系統觸角深入到每一個企業機構,每一個社區園區,每一個社會生活場景和場所。所有安防相關數據,由此源源不斷流向大后臺,在智能監測和自動預警系統的監控下,形成無所不包的“天網”。一旦異常及突發情況發生,要么自動預警,要么在管制人員干預下,專門分析和判斷某些特殊行為及狀況,并因應處理。

  個人健康監測和防護產品盛行

  在新安防大安防概念中,個人健康監測和防護產品,是整個安防系統構成中的重要一環?,F有和即將大量創新出現的各種類個人防護產品,數字化、智能化和聯網功能是它們的共同特點。接觸式感應和非接觸式探測技術、可穿戴式智能、周邊環境偵測功能、隨時隨地網絡聯結等等,是它們的主要產品特征。這些產品,既可獨立工作完成所有監測及防護功能,又是大安防系統中重要的基層觸角——終端設備。其數據采集和分析、識別及判讀功能,有些在設備上完成,有些在網絡服務器端完成。

  目前的絕大多數此類產品主要是完成個人健康監測功能,其目標和方向是所謂的大健康領域,而非我們所預言的大安防。將此類產品,以及它們的功能擴展形態納入大安防,是我們的創新思路。此類產品最大的功能擴展趨勢,是周邊環境探測,以及對個人的健康及身體提供保護等。比如探測周邊人群的健康異常,周邊環境的危險程度,以及個人安全的物理防護等等。

  雖然上述描述是對新趨勢和新技術的展望,但行業里看得遠、行動力強的同行不少。筆者所知,很多研發和甚至產品化工作已經開始啟動,比如,各種類非接觸式、可穿戴式傳感器,各種異常行為的智能分析識別及判讀軟件,以及智能化個人防護用品等等。

  人類發展進程多因重大事件而變軌,有人因此搭上便車飛奔,有人卻被甩站拋離。

  所謂君子見機,達人知命也。

 


色橹橹影院,高潮流白浆潮喷视频在线播放,亚洲综合色一区二区三区,橹一橹网站